飄 // 從今天起長得俊

lyj&yzj 你們的快樂是我最大的動力

哥哥

「再怎麼樣我都是比較大的那一方阿!」尤長靖對著手機前鏡大吼。

對面的陸定昊好聲好氣的哄著,

最後飄出一句,

「他平常對你也都是連名帶姓的叫,怎麼不見你反駁過?」

「那不一樣啦,他可以對著總監喊哥哥,為什麼對我不行?」

---------------------------------------------------------------------------------------------------------------------

「你就這麼想我叫你哥哥吼?」

在尤長靖結束與香蕉小姊妹的對話之後,

林彥俊勾起一邊嘴角,暗著眼神看著他。

尤長靖眉毛一挑,下巴一抬,

像是有些驕傲地說著,你喊阿。



.



夜幕低垂,繁星滿天

尤長靖身下承受著來自對方的重擊

他想聽到的稱謂

跟著對方的呼吸

同時落在耳邊

「哥哥,再來一次嗎?」

算是自我介紹?

這邊是飄,台灣人,慣用繁體字


手機黨,偏愛長得俊,上仁樹腦粉,新葵一手捧。


擅長撩人,而且不是用文字,所以不要關注我。


我最忙的幾天每天都有文看😂😂😂

山城李小狼:

大概会是一个很奇怪的故事 来看看吗^ ^

四月的萤火虫:

图书馆大型联文发文顺序与主题发表

11.15 联文二次官宣



2018.11.22——2018.11.27

每日早十至晚八 两小时一篇 

张德军爱情兵法三十六计

让我们借古人的计谋共一场盛大的纸上谈情


三十六种计谋

三十六个角度

三十六度温热心情

只看他与他相恋 



十一月二十二日

10:00  第一计:无中生有 @甜皮猴 

12:00  第二计:走为上计 @酥酥 

14:00  第三计:空城计 @Jade 

16:00  第四计:暗度陈仓 @就要叫十三兽 

18:00  第五计:李代桃僵 @域箐 

20:00  第六计:指桑骂槐 @雅士伯八分甜 


十一月二十三日

10:00  第七计:远交近攻 @丁耳 

12:00  第八计:隔岸观火 @牧羊少女 

14:00  第九计:釜底抽薪 @鸽了 

16:00  第十计:反客为主 @wbqjyt 

18:00  第十一计:偷梁换柱 @千万别买色谱仪 

20:00  第十二计:美人计 @innerjluu 


十一月二十四日

10:00  第十三计:借刀杀人 @橙子怒娜 

12:00  第十四计:树上开花 @霁亭青玉案 

14:00  第十五计:借尸还魂 @他们为啥这么甜 

16:00  第十六计:欲擒故纵 @奶盐苏打泡 

18:00  第十七计:擒贼擒王 @薛晓洁 

20:00  第十八计:关门捉贼 @锌满意足 


十一月二十五日

10:00  第十九计:苦肉计 @荆禾 

12:00  第二十计:反间计 @翻譯年糕 

14:00  第二十一计:抛砖引玉 @你要吃哪块小饼干 

16:00  第二十二计:假道伐虢 @Sakuran🐺 

18:00  第二十三计:假痴不癫 @Oo_ZhongXIN_oO 

20:00  第二十四计:混水摸鱼 @迷雾中的迷路 


十一月二十六日

10:00  第二十五计:调虎离山 @双Q蜜桃冰茶 

12:00  第二十六计:声东击西 @JLN-a 

14:00  第二十七计:以逸待劳 @奶糖biu 

16:00  第二十八计:连环计 @少女心Boooom_ 

18:00  第二十九计:笑里藏刀 @Susacano 

20:00  第三十计:打草惊蛇 @三分烂 


十一月二十七日

10:00  第三十一计:上屋抽梯 @白日梦姐妹花 

12:00  第三十二计:顺手牵羊 @可恶粥- 

14:00  第三十三计:瞒天过海 @TWIG 

16:00  第三十四计:趁火打劫 @熊熊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18:00  第三十五计:围魏救赵 @糖分鉴定师 

20:00  第三十六计:金蝉脱壳 @明糖  


*注:这并不是真正的三十六计排法,顺序已被打乱



感谢

文案:知名不具

美工:@little_momo_c 

幕後工作者:@元气郭德纲砸缸  @十六岁£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是我的溫暖泉源

凯莉的鱼:

呜呜呜长得俊是真的

【长得俊】天空越黑星星越亮

天空越黑星星越亮


JLN-a:

✨海狮橘与星星柚✨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小海狮就常在妈妈的低声哼唱中进入甜蜜的梦乡。


 


如今他已不再是妈妈庇佑下的小海狮了,他长大了成年了,终于也开始独闯大千世界。


 


可他终究还是个孩子,海狮会害怕。


 


海狮有在怕黑的。


 


满天的小星星,映在静如明镜般的海面上,就像是会说话的大眼睛。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看着一颗颗小星星挂在夜空,时不时眨眨眼睛,妈妈的歌声仿佛也在海狮的耳边。


 


海狮不会再害怕了。


 


海狮有一颗最喜欢的星星,他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闪耀的那颗,但海狮可以感受得到,他用自己看似小小的身躯,发出了最无限大的光芒。


 


他很努力,他用尽了全力。


 


他每天都在那个位置,释放自己独一无二的光芒。


 


习惯了每晚睡前看一看那颗星星的海狮,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会被乌云挡的严严实实。


 


天空变得很黑很黑,海狮看不到那颗星星。


 


地面跟天空的距离有多远,但海狮仿佛听到了星星在低声啜泣。


 


隐忍又无助。


 


不知道星星是否能够听得见,海狮仰起头对着星星的位置,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到:“天空越黑星星越亮!”


 


天空还是在一片乌云的笼罩下,海狮没有看到星星。


 


海狮带着一些小情绪入睡了,很不安稳。


 


已经入睡的海狮没有看到,星星的位置,闪着微微的光。


 


第二晚,海狮睡得很好。


 


乌云散去了,星星冲破了乌云,光芒万丈。


 


 



END


 


继续去wb反黑打卡


冲鸭



 


 

长得俊 《回家》【极短 一发完】

記得回家


wbqjyt:

全文1000+字 · 速打


文尾有想对大家说的话。




//




被抹黑是因为有足够的影响力。


就像鲜艳亮眼的花,总有人想摘下它摧毁它。




/




艺人要想大红大紫,必定得要有承受流言蜚语的能力。


尤长靖看过这句话,后来也成为他在承受莫名其妙的攻击时拿出来提醒自己的话。






" 别看了。" 手机被抽走,随后覆盖着尤长靖的是一个大大的拥抱。熟悉的气息钻入鼻尖,尤长靖贪婪地低头在林彦俊的怀里蹭。






" 肚子饿吗?" 林彦俊低头看着怀里像小猫一样撒娇的爱人,忍不住伸手搓了搓他的栗色毛发。






尤长靖摇头,林彦俊假装惊讶瞪大眼了眼," 哇哦!尤长靖说不饿耶!厉害惹!" 尤长靖终于发出鹅笑声,抬手在林彦俊头上拍一下。" 不要玩这个了啦!"






林彦俊双手环抱着尤长靖的腰,怀里的人不论什么时候看,都让自己无比沦陷。尤长靖总说林彦俊眼睛好看,却不知道自己的双眼承载了什么样的星空,让林彦俊一眼万年。






" 看什么啦... " 尤长靖脸红扑扑地,抬手捂住了林彦俊的双眼。林彦俊眨了眨眼,修长的睫毛一下一下地扫着尤长靖的掌心,痒痒的。尤长靖顺着这个势,偷偷亲了林彦俊一口。






" 不够。" 尤长靖再亲一口。


" 不够不够。"


" 林彦俊你当菜市场买菜哦?还讨价还价!"






尤长靖笑着松开了捂住林彦俊双眼的手,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一下子落下的深吻搞得快喘不过气。林彦俊很喜欢细细啃咬尤长靖的嘴唇,尤长靖常常事后一边喘着气一边骂林彦俊是小狗狗。






" 林彦俊,"


" 嗯?"


" 你这个吻技到底是交了多少个前任才学会的?"


" 额...让我数一下吼。欸,我的手指不够数,借我你的... "


" 林彦俊!"






看着尤长靖炸毛的模样林彦俊笑得前仰后翻,然后又紧紧抱住爱人,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说," 我承认,之前有过一个。但现在只有你,以后也都只会有你。"






尤长靖就是喜欢林彦俊的坦白,他总是把自己的事情全告诉尤长靖,就是怕他操心。尤长靖把头枕在林彦俊胸膛,抓着他的手玩数数。






" 林彦俊,我想回家。" 尤长靖终于说出口了,林彦俊就是一直在等,等他开口说。






" 好,我陪你。"


" 啊?你工作那么忙...我自己回去也可以的。"


" 有什么事重要过见家长?"


" 林彦俊!你真的很烦啦!"






林彦俊滑开手机,买了最早一班飞回马来西亚的航班。过后再发了请假信息给公司,再来就是摁了关机。同样的操作,林彦俊也用尤长靖的手机弄了。






" 这样我觉得有在像私奔的。"


" 尤长靖,你不要每次用那么单纯的脸说着让人有反应的话。"


" 我哪有!"


" 走,我带你私奔到月球。"


" 你!唔... "






幸亏最早一班的航班是在隔天下午。




/




记得回家。


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都在。






大家要好好地。






–END–

星星也不要再害怕!

鱼柑柚:


海狮和星星 by @JLN-a


海狮有了星星就不会再怕了,
星星也不要害怕。

天空越黑,星星越亮。

我的天啊這也太大型了!!!!!

安阳:

长得俊图书馆大型联文

10.28 开馆半年正式官宣



爱有天意 也有心计

天意让我们相遇 心计许我拥有你


我熟读兵法三十六计 只想用爱情套路你

低落时

我欲擒故纵讲笑里藏刀的话逗你

沮丧时

我趁火打劫不只顺手牵羊还想牵你

伤心时

我甚至可以颠覆整个世界

只为拥抱你


你用苦肉计

我用美人计

我们连环计又计中计


原来我们都在声东击西

不过是想要暗渡陈仓

共一场瞒天过海的心意相许此生相依



2018.11.22——2018.11.27

每日早十至晚八 两小时一篇 

张德军爱情兵法三十六计

让我们借古人的计谋共一场盛大的纸上谈情


三十六种计谋

三十六个角度

三十六度温热心情

只看他与他相恋 



三十六计

橘长橙重仪 粥饼酥糖甜

奶狼兽皮盐 牧熊鸽锌年

明芽少禾三 迷芜箐雅案 

但求通关语 耳晓心根安  

SS LJ TW见



 @丁耳 

 @鸽了 

 @千万别买色谱仪 

 @翻譯年糕 

 @荆禾 

 @奶糖biu 

 @Susacano 

 @熊熊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奶盐苏打泡 

 @innerjluu 

 @三分烂 

 @糖分鉴定师 

 @迷雾中的迷路 

 @双Q蜜桃冰茶 

 @锌满意足 

 @雅士伯八分甜 

 @甜皮猴 

 @域箐 

 @霁亭青玉案 

 @JLN-a 

 @可恶粥- 

 @wbqjyt 

 @Sakuran🐺 

 @Jade 

 @TWIG 

 @就要叫十三兽 

 @他们为啥这么甜 

 @Oo_ZhongXIN_oO 

 @酥酥 

 @薛晓洁 

 @少女心Boooom_ 

 @橙子怒娜 

 @你要吃哪块小饼干 

 @牧羊少女 

 @白日梦姐妹花 

 @明糖  



感谢

文案:知名不具

美工:@little_momo_c 

幕後工作者:@元气郭德纲砸缸  @十六岁£

【长得俊】住在我耳朵里(上)

啊啊啊啊我錯過了阿大的新坑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区鸽子的老大:

* 明星  X  网红博主


* 架空、OOC、HE


* 全文6K


文前一个伪科普:ASMR (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中文译名“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是一个用于描述感知现象的新词,其特征是:对视觉、听觉、触觉、嗅觉或者感知上的刺激而使人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范围内产生一种独特的、令人愉悦的刺激感。其他试图描述这种感知现象的名称有“耳音”、“颅内高潮”、“大脑按摩”和“大脑高潮”等。ASMR通常通过窃窃私语的声音来引发刺激,耳语视频通常包括以下题材:


视觉引导、冥想、催眠、激励、自然声音收集、综合类、漫谈、视频博客、读书&讲故事、展示物品、讲解、烹饪、近耳,等等。


—— 来自度娘,点击了解更多


 


***


 


01


 


林彦俊最近脸色黑出新高度,黑气几乎要具象凝结成一团乌云、顶在他的脑袋上。满脸写着“滚开”、“我心情不好”,一个眼神扫过来,虽然没有开口,但写满了“不想说话”、“你找死吗”。


 


陆定昊天性爱作死,每天都在试探林彦俊的底线、在被八哥暴打的边缘大鹏展翅。明明知道对方情绪不佳,他还要凑上去损两句:“林彦俊,你本来就够黑了,现在沉着一张脸,新时代包公哦!”


 


林彦俊正在喝水,闻言后重重将杯子往桌上一砸,他也不说话,就是用那双大眼冷冷瞪着对方。


陆定昊见好就收,身为多年蝉联林彦俊“想打死的损友”榜单第一名的他至今还没被灭口的原因,就在于他精通于“捅一刀马上递绷带”这个技巧。


 


“所以,你最近到底怎么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脸色太难看,网上出现了很多负面评价?”


林彦俊负气地往沙发上一倒,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沉默了十几秒才开口:“我睡不着。”


“……哈?”陆定昊傻眼,没想到导致林大帅哥每天脸黑如炭的罪魁祸首,竟然是失眠。


 


林彦俊烦躁地揉揉眉心,他已经连续失眠将近两个月。原本每天繁重的工作结束,回家了应该倒下就睡的,但他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无法好好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乎到天明,通常能睡上一两个小时就谢天谢地。


他抽空去过医院,医生的诊断是非身体原因,他的失眠是由于压力导致的,建议他放下工作、好好休息至少一周。


 


这根本不可能。


 


当红艺人的日程排得满,常常早上还没睡醒就要被按在椅子上化妆、做造型,下班了因为太累而带妆睡过去的情况也是常有。


可最近,他身体累极却无法入睡,时间一长,精神和心理状态自然不好。


试过很多方法,运动、睡前适当饮用红酒、香薰、泡澡、阅读、听歌……全都见效不大。


 


 


 


陆定昊听完他的话,也是有些担心。“实在不行,就适当吃点有助睡眠的药吧?”


 


“我不要。”林彦俊果断拒绝。他不想借助药物,万一依赖成瘾,后患无穷。与那张蹦迪脸严重不符,私底下的他作息规律、生活习惯良好,一板一眼、严于律己得吓人,常被好友们嘲笑说是“佛系养生”。


年纪不算大的人对于自己身体健康的管理却相当重视,林彦俊对这个评价不置可否,毕竟家训有言:保命要紧。


 


“那怎么办?什么方法都没用,你又不肯吃药,脸一天比一天黑……别瞪我好不啦,我说的是实话啊!在这样下去,你身体肯定吃不消的!”


林彦俊很愁,叹了一口长气,他也毫无头绪、不知道该怎么办。


 


失眠现在是林彦俊的头号敌人。


 


 


 


02


 


又是一个失眠夜。


 


林彦俊躺在床上,颓败得像颗枯萎的小白杨。


他睁着眼睛,看太阳一点点升上来。黎明是光线变化的过程,他数着分秒望着旭日出,将天空渲染成橙黄与蓝白色,黑暗节节败退。


 


揉揉太阳穴,生活还要继续,工作不能停。


拖着沉重的身体,他从爬起来,一边洗漱一边想:压力是什么,压力从何而来,压力怎么才能消除。


 


 


垮塌的精神与疲惫的身体,双重夹击下,他在片场猝不及防地晕倒了。


直挺挺倒下去的那一刻,林彦俊迷迷糊糊地想——昏迷哦,那可以睡一会了欸。


再次醒过来时,虽然脑子里有根神经一抽一抽地疼,但身体的力气确实回来了些。


 


“不舒服要早点说,工作强度太大了就跟我讲,我肯定会帮你调整行程。但是身体不好的情况下还要强撑着,我不允许!林彦俊,接下来一周的工作我统统给你推迟、往后延,你给我好好休息!”


陈莹又气又心疼,更多的是自责。林彦俊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小孩,上午听说他在片场晕倒,急得她中断进行到一半的面试,直接飞奔到医院。


 


“莹姐,对不起……我、我睡不着,”面对相处了多年的姐姐,林彦俊再也撑不住,委屈又无奈地诉苦,“我试了好多方法,都没有用!”


陈莹咽下责备的话语,一向强大坚毅的人突然倒下去,缩在病床上的样子让她于心不忍。


 


“彦俊,接下来的时间你待在家里也好,出门走走也行。放松一下,尽快把状态调整回来。张导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他表示可以把拍摄暂休期提前几天,明天起剧组全体放假,所以你不用担心。”


 


陈莹有条不紊、思路清晰地继续阐述工作安排。


 


“两个杂志的采访,文字内容用先前准备好的就行,图片和视频可以后期补拍;那档真人秀综艺没有问题,节目组那边有提前拍好的内容可以补上;颁奖典礼那个就干脆不去了,反正提名而已,奖项都内定好了,去不去意义都不大……比较重要的,大概就这些。”


 


 


林彦俊乖巧地点头,接受并服从一切安排。


 


 


 


03


 


林彦俊当天傍晚就果断决定出院回家。发了一条微博报平安、安慰粉丝,说明自己要休息几天后,他不再看微博。


 


 


很久没当咸鱼,但他很快就进入了正确的宅男状态。打开很久没逛的网站,粗略翻看着,忽然瞄到一行字——“失眠患者必备:戴上耳机,拯救你的睡眠!”点开一看,封面是一个笑容甜美的男孩子。


 


林彦俊将信将疑,拿过耳机插进电脑里,点击播放键。


 


 


“Hello,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小尤。”画面里的人微笑着对镜头晃晃手,轻声地说着开场白。


电脑坏了吗?还是这人说话声音故意放这么小?林彦俊调高音量,专心听对方在说什么。


 


“耳机都戴上了吗?戴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咯!我今天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录的,给你们看看我的房间。”镜头转了一圈,主播将房间的灯光调暗,昏黄的色调看着就很有睡眠的气氛。隐隐约约看到厚实的深色窗帘,还有一排巨大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塞满了杂志。床单大概是淡蓝色的,上面印了些晕染的条纹。


 


林彦俊按下暂停,把窗帘拉上、大灯关闭,只留了一盏床头灯。钻进被窝里,他敲了一下空格键。


 


 


“你喜欢羽毛吗?”他从床头拿起一根白色的毛茸茸的长羽毛,在镜头前晃了晃,手指轻轻抚摸着。“我家的猫猫很喜欢哦,每次用羽毛去逗,它就会站起来用小爪子不停地抓……你听听,羽毛的声音,拂到脸上、脖子上、锁骨上,有点痒……”


 


林彦俊带着耳机,清楚地听到那些细软的绒毛摩擦过皮肤时传来的细微声响,混合着主播的呼吸声,他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痒。


不自觉按下Fn+↑,他调高了音量。


 


“感觉到了吗?皮肤传来一点点痒,很舒服,让你忍不住想要抓住这根羽毛……”那男孩用羽毛顺着自己的脸颊轻轻往下扫,经过下颚和脖子,最后来到了秀气的锁骨上。


林彦俊下意识地也摸了摸自己的锁骨,指尖轻抚过那根凸起来的骨头时,伴随着那些沙沙声,他真实地感到了痒意。


 


 


“我很喜欢精油,睡觉前会滴上几滴到香薰灯上。你没有买过吗,没关系,今天先用我的……依兰花精油很香,两滴就够了哦。”


“啪嗒”一声,是打火机点燃蜡烛的声音。


“扇一扇,让香味更快散发出来。你闻到了吗,好香啊,没闻到吗?来,你凑近一点,我呼一下……”他举着香薰灯,分别往左右两边轻轻吹气。


 


林彦俊在那一瞬间感受到带着温度的湿热气流,钻进了大脑里,一种奇异的电流从耳朵入侵到四肢百骸,他竟然无法克制地打了个颤。


那人呼气时,身体向镜头靠近,林彦俊只看到他雪白的颈子和锁骨漂亮地向下延伸,然后被睡衣遮盖住。


 


眼皮似乎,有点沉重。


 


 


“哈啊……唔……我有一点困了,你呢?这个味道是不是很好闻,让人忍不住身体放松,想要窝进软软的床,对不对?”


林彦俊点了点头,觉得脑袋有些沉重。


 


“来,看着我的眼睛。”那柔软甜美的声音又响起,林彦俊迷迷糊糊地与他对视。


那双眼睛又大又明亮,深棕色的瞳孔看上去温柔可亲,男生的眼睛也可以水汪汪吗?这个人的眼里面好像有一条小河,阳光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地闪烁着。


 


镜头里的人伸出双手放在两边,继续轻声说:“我来帮你揉一揉太阳穴好不好?工作了一天,很累吧?今天也辛苦了啊,你真的很努力、很棒哦!”


那双手轻轻晃动,看上去是在打着圈按摩,林彦俊感到自己疼了一天的脑袋,此刻奇异地平缓了下来。


 


“我今天也在努力着呢,去面试了一份新工作。我想靠自己的手富有……不要笑话我啦,我就是很俗气的人嘛。不大不小的房子,阳光可以透过玻璃窗、洒在木地板上。我会在阳台种柠檬树,橘子树,柚子树,橙子树……你问我为什么种的都是树吗,因为我喜欢这四样水果呀!然后……”


 


那人还在轻轻柔柔地说着,但林彦俊眼皮越来越沉,最后坠入了黑甜梦乡。


 


 


 


04


 


Crazy!那个主播的视频,真的拯救了他的失眠症!


林彦俊第一次听着对方的声音睡着后,第二天醒来电脑还架在肚子上,彻底没电、自动关机。他就这么睡过去,还一整夜没变过姿势!


 


林彦俊喜出望外,点开那个主播的视频列表,发现他的ASMR助眠系列有好多集,每次的主题都不太一样。瞟了一眼,林彦俊发现这个博主的关注者非常多,得到的评论和打赏也不少,这种级别的浏览量可以排到全网TOP 10了吧……是个网红博主没错了。


看来,饱受失眠问题困扰的人,真的很多。


 


 


第二天晚上,他抱着小心求证的心态,随手点开了一集。


 


“Hello,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小尤。”开头还是一样的问候,林彦俊在心里默默应着:“你好哦。”


 


“今天我请了我的双胞胎哥哥,大尤~来和我一起录这次的视频。”画面里的人“鹅鹅鹅”地笑着,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录像,马上收敛了起来。


“对不起,我笑太大声啦……其实不是双胞胎,我就是录了两次、拼在一个画面。耳机戴好了吗,那我们开始咯?”


 


林彦俊像听话的小学生,认真地点了点头。最后一次确认自己的状态:枕头,调整好了;被子,盖好了;香薰,点上了;窗帘,拉上了;灯光,调暗了。


完美。


 


 


镜头里出现了两个人,左边那个穿着宽松的白衬衫,刘海软软地放下来,看起来乖巧又可爱;右边那个穿着黑色丝绸衬衫,将刘海抓了一点上去,鼻梁上架这一副银框眼镜,不知怎么地带着点诱惑。


林彦俊一会看看左边那个,一会看看右边那个,心想这个主播还挺百变的,两个造型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


 


“他们”开始说话了。


 


“嘿,你看上去很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宝贝,放松,跟着我一起,我们慢慢放松。」


“过来,来我怀里,我帮你梳头发好吗,一根根、一丝丝,轻轻地梳开所有的结……”


梳子和发丝接触时产生的声响,林彦俊觉得自己浑身汗毛都被刺激地立起来,大脑里却传来无法抑制的放松和愉悦。


 


 


「你很喜欢,对不对?嗯,很乖,像只小猫猫……」


“你听过猫咪打呼噜吗,小小声的,有点断断续续。”


「嘘……小声一点,不要吵醒猫猫,它挠人也是有点疼的。」


“你知道怎样才能迅速安抚暴躁的猫咪吗?”


「我教你,这时候你要轻轻摸它的头,像我现在这样,然后说一声:喵……」


 


林彦俊被这一左一右的对话绕得头晕,通过收音器材、被放大的声音,清晰地在左耳和右耳交叉起伏地响起,那一声带点沙哑的“喵”挠得他心尖发痒、头皮发麻、骨头发酥。


 


 


“你喜欢睡前曲吗,我妈妈小时候总唱给我听。”


「那我也唱一首给你听,好吗?」


“小猪小猪肥嘟嘟……”


「吃饱就睡呼噜噜……」


林彦俊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有人在他耳边,用这样轻柔的声音唱儿歌。他头蹭蹭枕头,感受到发丝与针织物摩擦时,带来的轻微痒意。


 


“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小孩,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真的很了不起。”


「有时候也会很难过、很艰辛,对不对?但是你看看,你真的很棒,一路坚持到现在了哦。」


林彦俊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从没有人这样温柔地与他说这种话,窝心得很。温暖的事物叫人软弱和沉迷,他强硬了太久,忘记了自己也可以脆弱。


 


 


“你听,时针是不是在一步步地走?”


「像这样,嘀、嗒,嘀、嗒,嘀、嗒……」


“你有没有觉得这种声音让人很沉迷,好像跟着时间的节奏,无限地下坠。”


「坠啊坠,但不是陷入黑暗,你扭头一看,原来自己是在飞呀。」


“先是经过了一棵树的头顶,然后飞过城市里最高的建筑物,顺便和空中的鸽子打个招呼,又穿过了白云……”


「飘啊飘,亲爱的,你要去哪里呀?」


“像气球,像纸张,像落叶,像泡泡……”


 


林彦俊觉得身体越来越轻,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听见两个声音在耳朵两侧轻声细数。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


 


一声声地数着,他随着声音的指引,游进了梦乡。


 


 


 


05


 


七天的休假很快就过去了。


林彦俊这周休息得很充分,当然,主要还是要归功于那个叫“小尤”的主播。因为他的声音,林彦俊每晚都睡得很好,再也没有失眠过。


 


但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就是白天的时候,有时候看了一会书,耳边就会突然响起小尤的声音。轻轻柔柔,甜甜软软,尾音还常常打了个卷。


有时他会点开视频,但不是为了听对方的声音,只是想看看那张可爱的脸。


 


小尤长得很白净。


林彦俊对他脸上的小细节记得很清楚,比如左眼下方有一块不起眼的小疤痕,右眼皮上有颗俏皮的痣,笑起来时会变成爱心形的薄唇,还有两颗略长的、像兔子一样的门牙。


 


他散发着无限香甜的气息。


像融化的奶油,像多汁的酸甜草莓,像用阳光晒过的被子,像冬日里人手一个的暖手袋。


 


 


林彦俊愣愣地看着视频里的人,没有认真听对方在说什么。但下一秒,那个人突然绽放了一朵甜美的笑容,林彦俊听见了一阵吵闹的声音从自己胸口里传出来。


砰砰响着的,是他不安的心跳。


 


完蛋了,完蛋了。


他对一个素未谋面、只存在于网路的网红博主,“听久生情”了。


 


 


但这并不影响林彦俊继续听对方的助眠系列。


明天就要恢复工作,他照例点开对方的主页,意外地发现小尤更新了。


兴致勃勃地点开,开场还是一样的问候与笑容。


 


“你们看,我的新睡衣是不是很可爱?”他把后兜帽扣上脑袋,林彦俊这才发现那是一件连体的兔子睡衣。


“可爱炸了!”林彦俊坐在床上,大声地说。


 


 


“这是我妹妹送给我的礼物,庆祝我找到了新工作。没错,明天我就要去新单位上班啦,新老板特别特别帅气!”


林彦俊不高兴地撇撇嘴,不屑一顾,心想能有多帅。这世界上没有比他小林总更帅的老板了。林彦俊工作室的员工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员工,因为他们的Boss巨帅。


 


“偷偷告诉你们,其实呢,我关注那个单位很久了……因为保密协议,所以我不能透露太多,只能说我是那个单位老板的铁粉!我真的好喜欢他呀!小尤今天真的是幸福本人了!”


林彦俊忍不住吐槽:“铁粉,有本事你来,你来!来我的工作室,我保证你立马忘掉那个什么破老板……”


 


“再悄悄透露,其实呢,我房间里有放老板的应援手幅和周边哦……不过每次都有很小心、没拍到镜头里而已。我废话是不是有点多,抱歉啦,今天太开心了。耳机准备好了吗,我们现在开始……”


 


 


“啊!气死我了!”林彦俊“啪”一下合上笔电,把它扔到一边。


“我就不信了,没你我还能睡不着!”他决定今晚摆脱小尤的ASMR……


 


然后失败了。


 


 


意识清醒,没有睡意。到后半夜的时候,林彦俊终于熬不住,于是又打开视频,一边听一边碎碎念抱怨:“你住在我耳朵里得了……”


把剩下的内容听完,这才勉强睡了四个小时。


第二天起床时,他有点低落。好在这一周休息充分,少睡几个小时,影响不大。


换上比较舒适的休闲服,他拿了副墨镜就出门,今天要先去工作室看看。


 


 


“彦俊回来啦。”


“莹姐。”


“怎么样,这几天休息得可以吗?”


“很不错,心情和身体都放松了很多。”


“那就好。哦对了,前几天新招了一个公关助理,我带他过来跟你打个招呼。小尤……”


 


小尤?林彦俊心里“咯噔”跳了一下。


 


 


“老板你好,我是新来的公关助理,我叫尤长靖。”


林彦俊在墨镜后的眼睛瞪得大,心里狂喜但面上没有便显出一丝一毫。


他伸出手,主动与对方握手,“你好,我是林彦俊。”


 


 


尤长靖略微迟疑,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握上眼前那骨节分明的手,还在暗自感叹自己居然和老板握手了以及老板的手有点凉,突然林彦俊用力一拉——


他向前踉跄了两步。


正惊讶着对方的举动,忽然林彦俊的身体向他贴了过来。


 


 


尤长靖愣愣地看着对方越靠越近,然后听见林彦俊在他耳边轻声说:“你的新老板,确实很帅。”


 


 


 


TBC

【卤肉有约】私生dw有话说

大家正視一下這個問題吧………

沙雕群聊频道:

大型沙雕类访谈节目:卤肉有约
 
第一档节目主题:《我有话说》
 
第一档第三期
 
嘉宾: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私生dw
 
主持人:混迹cp圈多年的张姓网友

 
 


00.



大家好,我是全世界最喜欢哥哥的人。


奇怪的是,我的个人微博被大家称为私生毒唯。呵,我觉得很好笑,你们跟了哥哥多少次活动?你们为哥哥付出了多少?你们能像我这样不论风雨坚持陪着哥哥吗?哥哥最近这么多代言你们买了几份?不过是在屏幕前指指点点罢了。


 
我最喜欢哥哥了,哥哥只有我了。


 



01.
 
你们一定觉得很奇怪吧,为什么我一个唯粉要来上这个cpf节目。



我也很无奈啊,我也不想的。事情还要从那一天开始说起。




我哥哥是以组合出道的,九人团。




其中有一个人,尤长靖,我特别不喜欢。我哥哥是第五名出道,他是第九名出道。他们俩,从大厂里还没出道的时候,就有很多cpf,还挺团结,人数也不少。




真是令人脑瓜子疼!




但是她们都是糖唯,根本不是真的喜欢哥哥。




我最喜欢哥哥了,哥哥只有我了。


 



02.




什么cp!根本就是弱势的一方蹭另一方的热度罢了!真恶心!




当我得知原定他俩一起参加的综艺换人之后,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美滋滋。




那天早上,凌晨三点,手机闹铃响了,我虽然很困,但还是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开始了一整天忙碌的生活。就在昨天,我通过黄牛得知,哥哥今天凌晨五点会到达XX机场。多好的机会啊,凌晨人很少,我要让哥哥感受到粉丝的热情,我必须去!




我最喜欢哥哥了,哥哥只有我了。


 



03.
 
为了节省钱参与哥哥人生的每分每秒,我选择了非常简陋的小宾馆,脏乱差的环境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好心情。很快就又要见到哥哥了。




我戴上了口罩,背上了装着大炮的包,神采奕奕地办理了退房,脚步轻快,踏上了见哥哥的愉快旅程。




这次哥哥没跟我最讨厌的队友一起出活动。




真好。




我切换了微博号,发送了一条微博:今天也要努力鸭!




即使是在如此深夜,我依然收到了许多评论。我没有说过吧,我还有一个微博号,是哥哥一个十万多粉的大站子。她们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每天吹彩虹屁的人跟自己每天骂的所谓私生毒唯是同一个人呢?




她们什么都不懂。




我最喜欢哥哥了,哥哥只有我了。


 



04.
 
那天我顺利地接到了哥哥,果然这样的深夜,除了我之外就只来了几个眼熟的人,大家互相都见过多次,我高冷地跟她们点了点头,不屑与她们为伍。




哥哥这次要飞的是东北,参与一个节目的录制。我花钱买到了航班号座位号,火速订了同班航班。




哥哥真的很辛苦,飞机起飞没多久就靠着睡着了。我一直盯着哥哥那里的动静,趁他身边的助理去厕所,我迅速带着大炮过去,推了一把睡梦中的他,记录下了眯着眼睡意朦胧的一幕后迅速回到自己的座位。




真好,哥哥真好看。




这个照片,我要私人珍藏。可不敢用自己的号发微博,要不又要被说成私生了。我才不是私生呢。




我最喜欢哥哥了,哥哥只有我了。


 



05.




哥哥在东北的录制很成功,甚至学会了扒玉米开电动车,还体会了一把拖拉机,村里的一切都吸引着哥哥,他就像个孩子,在村里反复横跳。我货比三家最后选择了距离他仅仅一幢平房的农民阿姨家,付了每天一百元的价格,留在了哥哥的附近。




农村的夜晚,天空比城里清透很多,能看到星星。节目组的录制结束了,与我一同来的一些站姐们都回去了。我不一样,我一直陪着哥哥。我蹲在他住的地方门外,夜里两点多,他穿着一身黑独自出来了。




天哪!要不是我眼尖,我根本认不出与黑夜融为一体的哥哥!




这是什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兴奋的小火苗却被一通电话全部浇灭。




“明天二十八了,我准备去上海转机。”




“我们好久没见了。” 




“见一面嘛,嗯?好不好?”




“说定了哦。”




草泥马!




哥哥这是在对着谁撒娇呢!我都能想象自己在黑暗中龇牙咧嘴的表情了!是哪个小贱人勾引我哥哥!明天我一定得好好跟着哥哥!睡觉?不存在的!




我最喜欢哥哥了,哥哥只有我了。



 


06.




我绝对不会说出真相给她们cp狗糖嗑的!这一切肯定都是公司捆绑!




那天我跟着哥哥转机上海,我看到了,跟他碰面的是我最讨厌的那个队友,只有他们两个,进了vip室,两个多小时才出来。




我拍到了他们的照片,但我绝对不会放出来的。




微博上大家都在奇怪哥哥为什么不直飞而选择了浪费这么多时间转机上海,我绝对不会发这组图的!




这组图,可以让那些走地鸡当场去世,cp榜直接飚上第一。




我真的恨啊!之前哥哥跟这位活动一直在一起,我每次拍哥哥的时候,总有不干不净的人的身影在里面,我后期修图很辛苦的!好不容易有个几张纯粹的个人照,眼神也是向着那个谁的。




开个个站不容易。




好不容易一个两个人这次不一个节目,两人居然从两个乡下出来,又搞到了一起。




靠北哦!




我最讨厌那个队友了!


 



07.




他们一定是普通同事关系!




有一天我跟哥哥的行程,在酒店大堂等到凌晨三点,但是等来了两个人。




呵呵。




他们两个有说有笑,他手里提的东西我知道,是那个人最喜欢吃的牌子的蛋糕。




那个人脸上一直挂着笑,还动不动就打我哥哥,哥哥还照样笑嘻嘻对他。哦我的上帝啊我好心疼我哥哥,他那么好为什么有些人还要欺负他!我真想冲上去护住哥哥!




明明我才是最喜欢哥哥的人,为什么哥哥不对我我的镜头笑,却从没对那个人板过一次脸!




我给一个客房打扫的阿姨塞了一点钱,阿姨告诉我,他们是住在一个房间的,是标间。




我很满意。




但是阿姨又说了一句话,我顿时失了色。阿姨说,他们两个呀,半夜三四点还打电话要了两大盒纸巾,还要了沐浴露。




我脑子里的千万头草泥马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奔跑。




我不好问的太直白,我问了阿姨退房的时候他们房间里头干不干净整不整洁,试图试探出些什么。




阿姨给我的回答是,挺干净的,明显是走之前自己收拾过了,是两个好孩子。不过有一个床没动过,也不知道一个孩子是不是睡了沙发,可别着凉了。




我脑袋顿时炸开。


 



08.




我绝不认输!




那天之后,我不信邪,我开始跟起了另一个队友的行程,希望可以从中发现可以推翻他们这个cp的蛛丝马迹。




半个月过去了,啥也没挖出来。




但是我发现,他人可真可爱,为人也很好,性格也不错,实力也很棒。




我突然惊讶于自己的想法。




我不应该这样的啊!我是不是病了!




前几天他在B市拍杂志封面,结束后我跟着他回到他住的酒店。我提着路上买的面包,坐在了楼梯间,边啃着面包边翻阅着刚拍的照片。




他真好看。




他真可爱。




我心里骂着自己,别再跟他的行程了,明天开始继续一心一意跟哥哥吧。




“哐当。”是防火门关闭的声音,有人进来了,就在我下面那一层。我连忙暗掉相机的光。我听到了两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




是哥哥,和他。




我颤抖着扶着楼梯扶手,轻轻地往楼下张望。




他靠着墙,哥哥轻压着他。




他们在接吻。




“回……回房间。”
 


“好。”




我年纪轻轻为啥要经历这些。




第二天,我用站子的皮发了rest的公告。
 
 



09.




他们是真的!




休站期间,我试图调整自己的状态,手指却不受控制地戳了B站,进了长得俊tag。




天哪!




我打开B站的时候不到九点,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我的牙都快要晾干了。




糟了。




是心动的感觉。




真甜啊。




磕到真的的感觉真好。




清晨起床,我用着哥哥代言的电动牙刷,配上他代言的牙膏;进入浴室,用他代言的洗发水,哥哥代言的吹风机;将一粒草莓味的心心糖投入嘴里,甜蜜四溢,涂抹着哥哥代言的安瓶和面霜。




代言都这么配!




我本以为我是全世界最喜欢哥哥的人。




我错了。




你们赶紧结婚吧。


 



10.


真香。


 


 



END


 



开头部分设定借用了文章《我最喜欢他了》(可戳下方🔗阅读,很深刻)的设定。


不妥山。


《我最喜欢他了》


《我最喜欢他了》续篇


 


 


突然严肃:
作为cpf,你可以转唯,可以脱粉,但请别走私生dw的道路,别用口头的爱伤害他们。
离作品近,离生活远。
与大家共勉。
Peace&Love